2011年5月17日

五月十七日,台北

月圓嗎今天?

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李太白的秋風詞。文人總是傷春懷秋,再不羈的詩人也無法免俗。說好聽是善感,另一面就是迂了。

不知道為什麼詠月詩詞為數甚繁,最先想起來的卻老是同一句,並且句中無月。
不是愁也不難過,就是有點,難為情。
可能帶一點點苦惱小小皺了眉頭,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放著藏著掖著了吧、那樣子的,難為情。
也可能還帶著一點點想念。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李白既不豪氣干雲也不柔腸寸斷。
有些可愛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