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7日

花,在一夕之間謝了的隔天,我沒有任何影像記錄工具。

除了眼睛。
所以沒有照片。

花是謝了,然而護葉裡頭,新生了一個小小的嫩綠色的芽苞。
我說再見了;我說嗨妳好: )

貳零壹壹年伍月貳拾柒日星期伍,台北。
剛剛還出大太陽呢,現在卻下大雨了。

幾天不見故人,希望一切都好。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