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0日

今天又拔了兩顆牙

好吧這是花蓮港附近。沒有新照片,最近相機都不在身邊。
說是蜜月期之後的倦怠也不以為過。離穩定交往還遠得很。
噢,說的是相機,別誤會了。

























為什麼選這張照片在標題兩顆牙之下呢?
因為很憂鬱。

嘿親愛的老天爺,我總共要拔八顆牙欸。現在還不足一半。
很好。牙齒矯正加油。預計兩年多,因為夏天要去印度,再多加上小半月。
真不確定最近心悸頻繁眩暈常常貧血更是,到底為了拔智齒還是台北,台北,忽冷忽熱忽乾忽濕的天氣呢。
哼,不說這兒了。

心情倒是挺好。

照片像是花蓮出走以後的台北生活了:
飽和度低得仿若黑白照片,卻見一角藍天。太陽在雲層之上,扇下來一束一束的光。

可以悲傷,但不能夠低靡;
可以快樂,但不至於失態。恰好而已。

有些東西排除別人,剩下自己。
那麼,便把自己好好活下去吧。

: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