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1日

台北,歸程

傍晚的信義區下了若有似無的雨。
從從新一代會場騎摩托車順著復興路回來。復興南路而後復興北路。地下道過後上橋。
風打得臉頰發麻。左方,大直橋西端暮色。

























有心無力。
是那麼美麗的暮色呵。

我不能停下我的歸程(說:摩托車在橋上豈能隨意停車)。況且magic hour只短短八九分鐘,待得下橋停車再步行上橋,已然錯過。
翻出一年半以前的舊照片,恍惚明白:
無所目的帶著相機行走,只為留下而留下那種無意識的記錄模式,於我該是過了。
我不迷茫,於是更少停留。風景或是荒漠,都是,一瞬即過。你問會不會可惜呢?(也許會、但是,已經社會化變得狡猾了啊 ,穿鑿附會的理由即便不真誠也合理,)我會說,我很忙。

我不能停下我的歸程。
然而家在哪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