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6日

十一月中碎碎唸










是這樣啊,天氣。

秋冬之交,說不清應該賴床或是清醒;道不明究竟感冒還又過敏、這樣的天氣。現在的稀微陽光不能代表永日不雨,台北,已經抑鬱不只一個星期。
拍了攝影作業,在偏好與所謂整體之間遊蕩半天未果,夜半騎摩托車回內湖宿舍,濕溽的路面一片燈色紅綠拉得老長,一陣恍惚。
無感還是存在,睡著醒著都像夢遊。
是吧台北城市至此,大慈悲並小情愛,似乎一切與我無關了。我以為我終於放過自己,卻是齊齊斬斷了賴以維生的根。

算了不說這個。














期中攝影作業兩色背景,沉靜澹泊與華麗典雅,終究不能兩全。
就像所嚮望的兩類人事難以並蒂而生。
到底是眼高手低,看高自己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