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7日

2012年3月14日

據說是日白色情人節

























事情多得有點無法負荷。
先是好久沒穿的窄裙,要對口的講稿。
嘿,然後是海報輸出、文稿送翻譯、講座隨時有可能發生的異動和
二十週年校友邀請卡寄發事宜、作品和個人頁產品頁的一切停滯......
其實沒什麼,你會說。因為妳一直以來就在做這些不是嗎沒什麼的。
可是我現在有病啊。而且這個月有惡化的情形,非常明顯。
噢不是做不來,只是在某些當下,好難過好委屈的時候,不知道要找誰哭。
所以要自己加油喔,雖然一切、一切碰上台北雨天就是個悲劇——

相信妳自己可以。
要堅強。

2012年3月10日

臉書此一界面於我是為工具而非交流平台


 標題的意思是,最近事務繁重而現代人習於掛在網路界面,就現今來說臉書為此之最。因此它便成為宣達事項以及遠距討論此等功能運作便利的媒介,也就是工具。
 由於我基本無法從這樣一個媒介得到「認同」、「歸屬註1 ,所以它不能是我的主要交流平台。不是它不好,它很好用,是好工具,但也僅只如此了。
 怎麼說呢,工具,就是工作的時候會使用的器具。我喜歡把工作和生活註2 稍微分開。所以從工作中抽離出來之後,真是一點都不想看到它啊。
 當然仍有許多人將此劃為生活部分重心、或者融合工作與生活而得到樂趣。
 他人非我,不能盡評。

註1:一、太迅速且相對隨便的語言對我而言並不會比較輕鬆
   二、臉書所附屬之活動、商家訊息以及遊戲等皆對我沒有太大吸引力

註2:在此「生活」定義為「社會成就之外對人生的小要求」


如是說:書呀、論文、部落格或微博,同一回事。想,「被看見」。或就是曝光速度差,緩慢悠長低低迴迴、閃耀即逝燦燦爛爛。
 說到底是人類社會行為中,最典型一種:不停摸索註3 那個立足的位置,直到自己以為「對」了才能暫時休止。(至於所謂字裡行間畫裡音樂中,被賦予的空虛或者充實,都只是一時杜撰,逼人回應的手段罷。)
 找到自己在哪裡,要去哪裡。
 如是說:我寫我畫我拍照我極力留下的每一個現場註4 ,都是索求一個漂亮的結局(如死亡),為了不在未來那一個完結篇現場,去後悔,現在這麼若干個現場。

註3:摸索的媒介差異只是方法不同
註4:辭意有二:一、事故發生地點。二、正當其時、其地。這裡採後者
   最近喜歡以「現場」這個詞代替瞬間、當下、眼下等時間空間名詞



2012年3月5日

三月了,唏唏噓噓

























春光啊,明媚起來了。
夏日啊,悄悄走近了。
東南風起,天地萬物萌動。
人類的動物性,快要抑制不住了。
求歡哪、交配哪——如果有閑時間談個戀愛當然很樂意。
問題是沒有閑時間,忙啊,忙。

不過發情的季節無疑是肉體的季節,這點倒是不可免俗。
昨日在宿舍,看著成堆的冬衣老大不爽。
嗯,大衣刷棉褲襪厚毛料,該裝箱了。
雖然氣象報告又說,明天鋒面有雨氣溫緩降云云。(,春天後母面。)
整理衣櫃的時候告訴自己,那件小包袖當代小旗袍,畢業以前無論如何得要穿一次。
還有一千零一件吊嘎小短裙,全部穿過一次才可以收起來。

2012年3月2日

頸鍊忘在埔里房間,脖子乍空,難以言喻所感


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忙茫茫......
沒有情愛亂心怪力亂神的疑慮,完成一件事情,還能得到程度上的快樂。
待辦事項上打了個勾勾,那等爽快啊。如此生活非常充實完美。
至於暫時忘掉的,之後想起來再說吧——
比如現在,補一句生日快樂,小小羊。
比如週末,人間詞話落下幾多第。
比如稍後,要多默好幾天分量的經。

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