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9日

昨夜前夜的月亮都好憂鬱




















 人說十六月最圓,然過後兩天十七八,夜間回程方遇月。月是黯沉的黃色,清楚看得到表面坑凹,日漸清減。我在機車行駛間分了心。鶯歌一日,台北十天;每每在回到這個城市的當下感到陌生。街道依舊,市井如昨,又是一天過。
 離新一代越近了,有些近鄉情怯。作品進度堪堪趕上。倒數第二批昨天入窯,星期五開窯,再燒最後一小批。週末拍照。文宣、錯落的木頭與襯布。於是,噢,聽天命吧,我盡力了。
 朋友們,來看展吧。雖然行銷的意味大過畢業典禮,畢竟是努力成就的。
 想要毎一個告別都瀟灑美麗。


 妳最近在想:感情(衝動)與關係(框架)是幾乎相反的概念。感性與理性、私人與社會、變動與僵化,前後兩者若干極端,卻又焦孟不離。妳有時想原生態似乎單純得多,盡量滿足(生心理)慾求即好。妳有時好想逃。二律背反,盧梭的普遍意志說,私有財產制度的出現使人無法回到原始社會。也確實當妳明白某項事物是屬於妳的時候,妳就難以將它貢獻為公有。然後妳又必須問自己,所以妳在叫囂什麼?
 喪失邏輯的日子。
 其實想要有人打破妳,替妳決定部分生活(嗎?)。自己左右自己太久,很自由能夠明白自己要什麼可以做到什麼程度都很好,但也確實有點累了。小至下一餐吃什麼,大至下一步做什麼,好茫然。
 畢業在即,搬家在即,離別在即。頻繁光顧世界無敵好吃豬頭皮鵝肉攤(這幾天趕快吃吃看從來不會點的招牌鵝肉吧)、糖水間的湯圓下了架(嘴饞時候只剩下豆花紅豆湯了)、麗山早餐店媽媽味道的料理、有魚缸的火鍋店......細數,捨不得的都是吃的,真汗顏(笑)。
 (捨得的,捨不得的都是人,看似平行卻交錯了感情的人呵。)


 膠著焦灼,都是交界處才有的殊榮。
 親愛的,珍惜它們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