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日

這裡是真實的世界,不是贗品的世界



























 雨天讓人莫名感到靈魂的失落寂寞。
 尤其是連天的雨。亦只得辨別白日黑夜的天光顏色。


 近日家中也下雨,有一搭沒一搭,端看娘親心情而定。
 或者是更年期必備的準公主病,需要人哄,賠著小心翼翼。
 家家有本難唸經、家家有個掛心人,日子若要形容成苦不堪言尚且還稱不上,就是有些如履薄冰。
 也許哪一回太陽升起,前一夜露水留下的透心涼便蒸散了也說不定,如今,就是甘願受著。
 自然併人生的迴環往覆,說來無奈也還真寬容。妳在每個谷底,都可以義無反顧地去相信可以平安地往上攀爬走出去。退一步,順著來路摸索出逃大約也還行。再不濟,決定躺下來睡夠了再出去也不是不可以。
 寫寫字翻翻書養養花拍拍照。有暗流的日子,表象依舊平靜無波。































 噢對了,靈魂。
 閱讀有感,為一句「回首全是錦繡,眼前一片廢墟,那心情絕對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惆悵。」想到關於靈魂的距離,能夠多近,也就能夠多遠。
 想到拜爾鋼琴半音階練習有一則,雙手以中央C為起點,各自向高低音域蔓延,碰到有限的最遠,再回溯源頭。一個音對應一個音,距離是互相的,沒有哪一手能向另一手推諉。
 想到鋼琴上有人生,黑的白的、緊隨疏離或單打唱和、般配的不般配的,都是人生。即便旋律相同、詮釋相仿,每個靈魂能夠演出的也只能是自己的人生。
 想到忘在台北書架上的琴譜,有些惆悵。記憶不可靠,原來深刻至骨血的曲子早已碎成許多片段。而即便譜在手邊,荒廢許久的手指想是不能在短時間內創造滿意的聲音了。

 鋼琴前,和著雨,彈了幾首巴哈,一支小星星。












































3 則留言:

letterofcat 提到...

以留言說明照片吧,有些發懶
和雲南行旅交錯的佈展期,託請朋友幫忙實在不好意思
台南,關於記錄/記憶的小展覽REC
在展期結束就要拆除的三層小樓裡
挺好的,整體安靜舒服:)

說到留言,剛剛才發現原來留言是要管理-發佈的
對於這個系統(竟然)尚未熟悉(都一年不只了)
因故錯過了朋友的留言,真是對不住了
(鞠躬、謝謝你來:)

文 提到...

一直有在看,只是一開始也不知道該不該留話:)
夜安了。

letterofcat 提到...

真是的,我又隔一個月才作回覆了…
(訕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