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6日

對於將近的秋季



























 從北城回到南城的時候,看見垂得低低的半圓月亮。
 我時常忘記,這個城市,其實是不夜的。


 左腕上的平安結,前幾天被自己不意間扯斷了。才想戴著戴著,竟已兩年有餘。雙圈斷了結成單圈,單圈斷了結成更小的單圈,如今再斷,是該換了。細細的棉線,日漸蒼白消瘦,能夠陪得我許多年,也大約仁至義盡了。
 說來有趣,在腕上繫一條單線是十五六歲以來的日常。一開始也許有所求,漸漸的,也就只是習慣了,空落落的感覺寂寞而已。穿上玉鐲子那天原來決定,若是棉線斷了就不再續新的;然而它真斷了的時候,倒只想著後兩天上台北,一定得趕緊到工作室翻出那一綑棉線繩,圈上。

 今夜收拾了工作桌,那等寂寞無以名狀又來了。
 許是空蕩蕩的工作室就只我一個,走廊外五樓七樓偌大的天井也都是暗的,興許整個學校就剩我和警衛先生了。(錯覺、妄想。星期六夜晚的典型症候。)真的太靜了,靜得人發慌。
 有月亮的晚上特別容易引發回憶。想念的是愛,不是人。
 突然開始合理懷疑,妳憑什麼能夠自信地以為妳沒有別人年華不在卻始終能夠彼此陪伴的那種溫情這個代價妳還付得起。妳是如此善變又錙銖必較的矛盾脾氣呵。


 就要秋天了,落葉千山再美,若要一人獨行,怕會有些寂寞。




(請原諒我的懶惰。底片懶得自己掃一遍,店家沒有除塵,照片上的點點也懶得修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