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6日

觀音在遠遠的山上,罌粟在罌粟的田裡


























Nikon FA/ Fuji Press 800/ Nikon 35-105mm f:3.5
陰天過午/ 永福橋下市場/ 永和華國沖掃

而既被目為一條河總得繼續留下去的
世界老這樣總這樣:──



 前天重看藍宇,小時候覺得拍得真摯平實挺好,久久再看卻覺得自溺刻意了。
 不過突然興起想悶自己一把,悶沒悶著,倒有些索然。
 不管如何,生命的確樸素,活著或是死了此二分法確實樸素得簡陋;就是推及新陳代謝也還是樸素,我進食我消耗熱量我排泄我呼吸我休眠,如此而已。然而若與個體乃及社會進行交互作用,生活很現實,而人生,基本就是狗血連灑。端你選擇帶出歡笑賺進熱淚、博取掌聲吸引眼球,或是滿場寂寥。
 方知人間確是舞台,我們都是戲子。





Piensa en Mi / Luz Casal / Almodovar《Tacones lejanos》
相對於藍宇的《最愛你的人是我》,東西方愛恨詮釋有蠻顯著的差異。
當然跟整個社會結構和歷史背景有無可諉責的關係,這裡就不討論了。
有空可以去查查歌詞內容。



重讀如歌的行版:

溫柔之必要
肯定之必要
一點點酒和木樨花之必要
正正經經看一名女子走過之必要
君非海明威此一起碼認識之必要
歐戰,雨,加農砲,天氣與紅十字會之必要
散步之必要
溜狗之必要
薄荷茶之必要
每晚七點鐘自證券交易所彼端


草一般飄起來的謠言之必要。旋轉玻璃門
之必要。盤尼西林之必要。暗殺之必要。晚報之必要
穿法蘭絨長褲之必要。馬票之必要
姑母遺產繼承之必要
陽臺、海、微笑之必要
懶洋洋之必要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