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5日

深夜,區間



























Nikon FA/ Kodak Extachrome 100D/ Micro Nikkor 55mm 1:2.8
剛過的星期日/ 永福橋/ 永和華國正沖負、掃


 被火車負載的疲倦時刻很超現實。
 妳閉上眼睛。
 三四叢座位之外傳來兩三歲小兒不清楚的囈語,伴隨一位母親意味不明的哼哼應和。還有兒童專屬發出老鼠叫聲的鞋子。
 隔壁的女人撥起電話,說著誰誰誰和誰誰誰在一起老是整天廝混的八卦。

 妳可以想像自己在黑夜裡被列車馱著行駛在汪洋之上。路燈昏黃映著鐵軌喀啦喀啦極有規律地響著像是沒有盡頭,瀲灩晃著金黃的光。
 到站時,門外的風湧入,傳來細微的聚落聲音。每個車站都是一個通往海底的隧道入口。
 女人下了車喀啦喀啦、小兒與其母親下了車喀啦喀啦、幾個人上車,分布在妳一叢座位之外。

 喀啦喀啦。




Improvisation on Farewell and Waltz Theme [The Beekeeper] 
Eleni Karaindrou / Music for Films


 然後。
 廣播說:各位旅客,台北、站、到了。
 嘎然而止。然後。

 睜開眼睛。

 妳得回到妳的真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