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7日

早安


























RICOH GRdigital / 永和房間 / 今天,早安
夏瓷小碗為咖啡杯,玻璃茶海為細口壺,我的早安咖啡很我。


  醒過來,窗外的台北有雨聲。
  今天難得可以睡晚。
  時近中午,依舊日常地為自己準備一份營養早餐:水果、烤起司火腿蛋吐司和咖啡。每個低血壓的冷早晨都像遊魂。音樂、小瑜伽、白開水,待得身體被溫暖、豆子被碾碎剎那才真正醒來。轉磨豆機就像轉經輪,迴環往復新陳代謝(彷彿某套療程或者儀式)。而後梳洗、早餐、確認行程或晨間閱讀。
  有時也想想事,自言自語。



The One I Love / Rosie Thomas / These Friends of Mine
今天的早安人聲,調整情緒也抓音感、開開嗓。


  著裝和卸裝的時候,要在鏡子裡檢視自己,同時將頭髮梳上一百下。(頭髮長過乳尖的時候就想、該去請人修髮尾、而現在已經蓋過乳房下緣──嘿,是有沒有這麼忙?又或到底是忙了還是懶了?)
  重複的動作就像生活縮影,磨練耐心、責任心、勤勞以及其餘各種美德。「親愛的請加油,妳想做的話一切都沒問題」成了最常對自己說的話、雖然不明確知道目標在哪裡也時常被寬恕──如果生活重心就是自己,那麼務必讓自己再更好一點。


  是啊,我說。有些人不是不愛但是不能;反之有些人不是不能但是不愛、其實,如果寬容一點日子會輕鬆很多吧?如果想要得簡單一點,例如在所有買一送一的促銷活動時有理所當然一起分享的人或是週末夜晚有約定吃晚餐看電影手牽手回家做愛的慣例、其實,也不錯。
  ──只是,又如何。我貪心,得到了就會想要更多,然後多求是苦。
  不如不要。

  我所存在的這裡,有許許多多其他人。我的一分鐘也是他們的一分鐘;我頭頂的天空也正是他們頭頂的天空,我們似乎都走在同一條路上,朝著指定的方向。然而即便這個世界上有七十億人口,卻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找到陪伴著一起度過的人。
  我不想要,真的不想要,擺一個人在身邊,他只是傢俱:需要懷抱就窩進去、受傷了就討拍拍──那還不如尋找一把無可挑剔的好椅子。至少椅子不會向妳索求妳沒有的,也不會因為感覺不對而造成價值感流失……扯遠了。想說、人不是肉體而已,除了蛋白質脂肪其他無機物並感覺需求的組成,尚有凌駕其上的靈魂。而靈魂的變體如信仰、念想、人格、差異,此等抽象名詞引領我們成為什麼樣的人、遇見什麼樣的人。所謂「愛」大約是靈魂共振的表徵;「喜歡」或「習慣」則是寂寞的靈魂互相依靠汲取溫暖。(我想我對群聚效應不太容易產生認同感。個人問題。)
  想試著相信:時光匆匆之間,走失的靈魂會有能夠再度聚首的機會也說不定。


  初衷是早安,囉囉唆唆著又是一天過了。
  於是這樣吧:明天,早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