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3日

一日之跡





































休對故人思故園、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
────望江南,蘇軾。



  換了一本新日記。
  舊的那本,餘下幾頁的空白,留待他年評註吧,也或者往事如水,過了就是過了。
  未知未覺。有天發現自己直書的習慣不太好下決心練練,寫著寫著便寫掉三個月,行距越近字體越草,密密麻麻爬滿經。嗯,心事感想流水帳都填不滿版面的時候就默經,像平復躁鬱的咒語。新的日記起始,開篇止不住由上寫下來好像寫了一輩子那麼自然、題辭的老句子:「由愛生憂,由憂生怖;若離於愛,不憂不怖。」
  桃紅色Playcolor2粗筆尖,行楷,不知是反省、抑或反諷?

  聖誕節過了,貳零壹貳過了, 迎來貳零壹參好冷的新年。
  老是照片拍了洗了就丟在一邊,藉口忙忙忙,想反正有緣人自有緣,總是能送出去的。如此心態使我積纂了太多回憶不堪翻閱。總是有些「即時」,錯過便是錯過,留下的必須自己消受。無法寄出的失落,掩在另一層失落之下,就像積了半年雜亂無章的發票抽屜,色彩斑斕,姿態萬千,過期的未到期的混作一塊。
  跨年那天早早睡了,美美醒來,決定要把照片和發票一併出清。
  或者以後養成每兩個月對一次發票順道對一次照片也挺好。

  想起蘇軾幾句,三民書局宋詞三百首目錄仔細翻了兩三遍竟然沒有半行望江南,一逕阮郎歸賀新郎永遇樂浣溪沙菩薩蠻念奴嬌臨江仙憶少年……喜慶的哀怨的嬌婉的艷麗的惆悵的低迴的浩瀚的放諸四海皆準的我都不要,只想慢慢唸一闕詞。
  卻是熬著熬著又碎嘴了。

  期末週。事忙。昨夜睡太少。明昧邊緣。

  這樣吧,照樣諄諄地叮嚀天寒多添衣多加餐飯,笑笑地說你好嗎?
  還有,新年快樂。

  : )






























三四個月以前,回埔里的國光號窗外
當時芒花初開
此時茶花正好,梅花將放
春天不遠了啊
:)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