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

「然後 , 二十二歲了」以後


是這樣的夜

出了捷運口,走在路上
牽著新相機

路上,有人
牽著他的情人、牽著他的老人或小人
或牽著他的狗,遛著

突然想問
是他們手中的重呢
還是我手中的










歲、二十三





思ひで/ 鈴木常吉/ 日劇《深夜食堂》片頭曲
悠悠地、暖暖地吟唱著

好像靜止鏡頭
擺著

旁觀著

一直一直
等著


2 則留言:

樗野 于陸山房 提到...

本來應該要回應在你留言的底下的,不過想想還是這裡合適。
對阿,是璿,他已經這麼強悍了,真好:P
會去看只是因為偶然,和一個家住南投的室友提到了這麼一個人,然後那個室友便猜出我說的是璿,然後便因緣際會的得知畢製,就乾脆整寢一起去看表演了。

我和交往六年的愛人分手了,大概就是那一陣子的事吧,過了好一段渾渾噩噩的日子啊。
我才二十三歲,認識那個人十一年了,佔去了人生中大半的時光。
原本以為會和那個人白頭偕老的。
嘿,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失戀阿,就像結婚一樣,第一次的經驗,左支右絀的,不知道怎麼樣的表現才合宜,才適合一個失戀的人。

對於這個人,不是不愛了,只是不知道要怎麼相處了。
油盡燈枯,覺得從此不會再愛一個人那麼多那麼多,也不會在愛她那麼多了。

祝好,新年快樂

letterofcat 提到...

常常會有一種感覺,大家
都在生命中的某些時刻重複著
同樣相遇/背離的橋段
無可相比,卻出乎意料地相似著

很傷心很傷心、很開心很開心;想嘶吼、想沉默、想歇斯底里
(我親愛的弟弟近日也失戀了,前所未見大起大落)
看見周圍的朋友一再重複這些
常有一種「所以好像死水了非常久呢」

鏡花水月感

話說,世界末日年末
印製了幾張明信片
春節後寄一套空白的給你如何?
偶爾寫信給自己也挺好的
寄過去的自己、祭過去的自己
或祭回不來的人

那齣戲門里黃衫的女生說
過了這麼久,想起很多,卻不知道如何起筆了
可能、其實、只是無以為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