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5日

【誅心】

謂之揭露。不論言語、行為等罪跡如何,直指思想、動機加以譴責議論。
這裡取其字面意義:誅,殺戮;心,血液循環的動力器官,思想與感情的代名詞。

























Nikon FA/ Kodak 250D/ 台北影業沖, 八德福馨掃
陽光樹影午後,老瓷磚外牆歲月/ 台北大安區


  翻出硬碟重新檢閱照片庫,想為現階段以前的行走落下定義,沒能定義也至少疏梳理梳理。從Canon 40D的2008年翻起、(媽啊那年我十八歲!)步步驚心。黑白的、彩色的、抓拍的、細細調焦的、光影的、結構的、夜的、天晴的,全部全部,洶湧而來。許多當時覺得啊、好像不錯、挺好的,都讓現在的我留在那些侷促的資料夾中,約莫再無天日。要知道品評一張好照片,內容、構圖、顏色到景深都是學問,看多必乏。於是,一天看不過三個月,審美太疲勞。
  閱讀過去,有點兒像填履歷或寫自傳,自以為轟轟烈烈響叮噹的,檢視起來無非平淡而已,逝者如青春不舍晝夜,非常血腥。

  讓問曰:為什麼老回來?
  答曰:想念你們。
  潛臺詞是想念每一個妳和你,並且需要安放一個回去的方向(比方說南邊兩百公里的埔里抑或南城跨過兩座橋以後的北城),使自己能夠一直擁有仰望的地方。

  畢竟曾經不只是淚水,誰沒有滄桑。
  不時拈來回味咂咂摸摸的,還是細水長淌越見清雋的,那些歡笑時光。




























Fuji 500D/ Nikkor-N.C Auto, 1:2.8, f=24mm
再見童年/ 泰順街向晚





消失的光年/ 大乔小乔
每個人是每個人的過客,每個人是每個人的思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