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3日

無以名狀






















5D II/ April, 2014/ Beijing, China
大街尚未拐進胡同的邊角,一排造景苗圃。
路邊的妳,好嗎? 


  又一場狂歡的夢醒時,我就在這裡了。
  不知道曾經在誰讚嘆的目光中、熾熱的懷抱裡、那些那些,好像從來就沒有過曾經。我與我的手足別離、與我的輝煌別離、與我輕盈的舞姿別離、與我眼中跳動的光芒別離,他們曾經百般迷離的冷豔的眼神唇影,霎時間,笑話也似地狼狽陰翳。
  我不想他們笑我可憐。但我無能為力。

  許久許久。我斜靠在這穩固的水泥柱,看暮鼓晨鐘看春流到夏看三四個街區外的一座高樓平地起看無數的誰來去來去奔波奔波,身旁欣欣向榮的灌木叢差點便要掩埋了我。但我無能為力。
  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有回想自己的歷史了。很偶爾很偶爾,有小鳥或孩子停下來對我說話時,我會想想那些那些遙遠的五光十色的曾經,但凝視著小鳥或孩子的眼睛時,卻又總是懷疑我從來就沒有過曾經。他們嘰嘰喳喳地說著,我沈默不語。

  爾後又過了幾個寒暑呢?大概,不久以後,小鳥就再不會為我停下了。
  曾經的孩子遠離了家鄉,投入我不再記得的那些那些從來沒有過的曾經。
  我看不見自己的模樣,或許我將變得蒼白可怖,或許我將褪色成為這個世界永久的背景。
  但我無能為力。但其實那樣,也都挺好的。

  我睜開雙眼,望向天際。
  努力地想給自己一個微笑。
  但我無能為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