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8日

有時候只是無話可說




































5D II/ Mar, 2014/ Beijing, China
國子監左近(為了確認「左近」確有其詞,還去翻查了線上辭典───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無法相信自己的詞庫了呢、究竟是太少閱讀古文駢文散文或是無可質疑地書寫生疏了?───左近:附近、鄰近。水經夷水注:「每至大旱,平樂左近村居輦草穢著穴中。」),一家滿州舊物或仿舊物的家飾小店櫥窗。佛陀端坐在那裡微笑。


  有時候只是無話可說,像標題那樣開宗明義。
  正值換季的時節呵,舊物出清已經夠使人倦怠了,於是,什麼都來不及續上新的。
  有些人忙著主動畢業;有些人忙著被事情逼著往前走,比如我。搬研究室(動工)搬宿舍(新租屋與舊租屋走路大約十分鐘)搬電腦資料備份入硬碟(顯卡爆掉必須更換主板),不到最後一刻便輕易不開始移動腳步,該說是惰性呢、還是怪罪台北不甘不脆的古怪天氣(總是機車行經半路像誤觸了地雷,首先聞見濃重的柏油味兒───聽見腳下傳來一聲脆脆的「喀」───,接著傾盆大雨潑面而來;又總是走進便利商店晃一圈出來,自動門一張開,溼熱的空氣立馬附著在眼鏡鏡片上,柔焦效果,白茫茫一片。)?等待電腦征戰回來的兩個星期,與風行優酷等等對岸通俗影音App耳鬢廝磨,不思進取。

  換季,妳說了,作為藉口。
  那麼下個階段該在哪裡呢?
  近一點的北京?遠一點的台北?再更遠一點的家鄉近畿?瑜珈呢?或設計市場的調查和實踐?


2014年6月12日

簡單或者繁瑣





























5D II/ March, 2014/ 
Ahmedabad, India
道場廚房後門
廚師達美許的大兒子
一干阿姨的(?)小寶貝
融化人心的咬唇一笑


  與照片無關的。媽媽在過午尚補眠的時候打來,問為何最近都找不著妳很忙嗎云云,忙說沒有沒有只是電腦設定skype不會自己開啟而已之類的。又問曰搬家呀房子呀在做什麼呀還都好吧論文開始了沒呢?我還沒醒,說都好都好論文沒幾撇都在混呢。感覺非常敷衍。
  不曉得是不是旅行的那一個半月,與旅伴們相處得太親密的關係,現在有些人群疏離。簡單的說法就是隱姓自閉……或許過段日子會好些?……就、再說囉。

2014年6月11日

念去去千里煙波























  頭暈眩目非得在時間內趕出什麼的時候,總會不小心放過一些風景。好比這張瓦拉納西著名觀日出看夜祭的Dasashwamedh Ghat(又稱Main Ghat,Ghat即為河壇),的七八點時候,有種越南菜市場(話說還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照片的第一個內心地域劃分會是「越南」)的熱鬧氣氛。 非常朝氣,很有熱情生活的樣子。真好真好。

2014年6月5日
























5D II/ March, 2014/ Ganga, India
恆河上,朝陽未升起以前幽微的光

2014年6月4日

動物性感傷

  走失了陪伴三兩年的項鍊,覺得脖子很空。雖然只是細細一條深色玉線繫著沒有量感的銀墜子,雖然,據可靠行程推測,應該只在房間哪個被遺忘的角落。
  臺北,雨還是要下不下地㦖在那裡。忒不乾脆。許是號稱梅雨的那幾場傾盆大雨耗盡了所有水氣,夏天的蟬聲還沒響起吧,已經強弩之末。端午街頭非常冷清,泛著一種柏油被豔陽蒸熟的微妙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