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7日

最後的雨季






















底片本人還在郵局招領處存著希望明天可以見面,猜測這捲應是Agfa vista的200或400
捌月初拍於日月潭向山遊客中心、羅東五色鳥沖掃


  近日對於拍「雨」有點著迷(因此被嚴厲警告要好好照顧相機),大約是陶瓷器作品檐始終有點瓶頸的原因。雨點、雨絲,甚至雨前或雨後空氣濕潤的質地、陽光遮照的亮度,都好迷人。雖然,我尚且不能忠誠地在影像中確切表達那等對造物者的崇敬。

  半月以來比較頻繁的瑜珈自我練習,觀呼吸與動態轉換的能量流動如水,具有物質以外的洗滌作用。很難評價是好是壞,只是更了解自己,也更能對自己認錯(對於時常死鴨子嘴硬或過度辯解壞習慣不是一般多的在下而言也算是件好事了吧)。當心能專注,不偏離當下,便有更多機會容物,對於身體或精神的指向性與目的性也可以更堅定,是最近練習的課題之一。很多時候有些體式不能被完整地達成,不一定是技巧方面的缺失,也許是不夠深刻解讀細節;而那些細節,只是需要更多的專注去觀察和感受而已。定、靜、安、慮、得,大學教導我們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我的眼光無法長遠到家以外的國,遑論至善,倒可以先試著向內求。
  和朋友稍稍聊到,其實,很多時候,教育或環境因素都好,我們太習慣於填滿而非抽空了。比起給予人生一個gap一個喘息或一個旅行,其實更多時候那些平衡生活的方法是可以用安靜內部躁動的自己來獲取的。活在關係和社群的網羅裡,就更應該把握好那些度,時刻抽空梳理自己。anyway, 保持練習,保持對當下的耐心和出離心。

  最近心中總是有框架模糊的雨景,靜中有動、動中取靜。
























同捲底片在一個雨後的茶園,跟著爸爸媽媽杉林溪走上忘憂森林以前雨剛停
喜歡micro鏡頭,微觀的世界中時常有巨觀的道理,使人柔軟寧靜下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