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2日

說文解字




Fuji P-800 (expired),八德福馨沖掃。
磚牆、水痕、新生與老去的鐵線蕨,許梓桑古厝,基隆市仁愛區。
喜歡這張照片的光線漸層,植被分布,均質或是破開均質的裂隙。是最自然的歲月的撿拾。


  韶光荏苒,漸漸流逝的樣子,這個成語好美,好安靜也好被動。像窗櫺間篩落、位移、又消逝在牆邊的日光,你不能暫緩它前進的腳步也無從掌控,只能看著,等待它經過。──如此靜置、如此淡然,偏偏竟帶了個具有生命意味草字頭:荏,柔弱的、具有芳香的一年生草本植物;苒,草木茂盛狀。冬日裡死去,來年春風吹又生,不可阻斷地迴環反覆。
  或光是韶字從音部,就有許多故事可以說。

  朋友說他為他的畫展提名作「花開了、謝了」,展出油畫的女人,是因為蔣勳老師的一番話。
  《美的覺醒》提到,花的凋謝,用了「謝」之一字,是否表達了一個圓滿、了無遺憾的結業式呢?覺得感激,覺得足以深深地鞠躬,莊重地告別。他說花兒等待誕生、綻放、授粉傳承、而後死亡,短短的生命歷程,是我們漫長的一生。
  
  中文實在是很有意思的語言,觀內在自性、敬天地萬物,細節裡藏著很多不容易說清道明的各種小浪漫小線索,留待我們一點一點細細推敲探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