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2日

微恙雜想




彼岸北京城庸和宮,依舊忘記哪一支底片,大抵不是Agfa vista便是Fuji X-tra
如此不加掩飾,外露的管線就像暴露的臟器呵,別有一種鮮血淋漓的糾結

  久違的紅色,用來衝個喜。近日胃腸狀態不佳,腿腳重重,也許是濕氣最重的幾天忙著,貪嘴吃了什麼生冷的。總是很多事情在進行著,卻沒有一個準確而讓人安心的答案。遶了很久以為迷途,轉了一圈才發現還走在路上。慶幸著啊,終究還沒有被世界全然遺忘。
  不趕路的機車旅途中,等一個九十幾秒的紅燈,仁愛敦化圓環東南這一側,高大的鳳凰樹葉細密,風吹得手掌般一抓一抓的。在灰暗的天色裡翻飛,亦像展翅的鳥,中心巍然而末梢隨意。難得在擁擠的車潮裡沒有負面情緒,也許是雨難得停下的關係。「行走般的閑心」,我想著,身在當下的同時也該心在當下。一路上經過列隊香樟,然後法國梧桐,車少的路,草木尚有清香,這麼個無趣的霾害的向晚,竟也有了點盼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