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6日

彷彿若有光



真是好早以前。貳零壹貳年末的一捲Agfa vista400,紗窗外薄而清透的光
最近比較少拿相機走,或許是連續下了兩週雨的關係,怕受潮,人亦懶


  狀態不穩,陰晴不定。不是個好現象。要知道,以目前工作的彈性程度,自律是相當重要的;而以現在生活的自由程度來說,足夠的自信與獨立更是同等必要。
  很貪心,想要同時抓很多,就更需要一件一件釐清主次。 進度和成就不能老是往外遷就。

  月事又來早了,更慘的是夾在課與課之間,一邊抵禦隱隱的悶痛一邊想著難怪一早發冷又發虛的。日子還是不斷遞嬗著啊,每經過一個生理期,就再被重新提醒一次。臺灣的櫻花謝了,日本的櫻花季正旺著;這一波雨停了,也許馬上又是梅雨季。誰也不等誰,萬物自有時序。
  蒼天已經足夠厚愛,倒是我,老是辜負。

  小低潮,深夜的研究室,以紙筆書寫代謝,好好梳理一些事。
  希望回家的路上,夜空中,有一眨一眨的小星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