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

姊姊我今年十八歲





Kodak BW400CN (C-41),八德福馨沖掃。這捲底片估計從春節沒拍完便囤在相機裡,拍完之後又被忘記。真正面見天日,已是上個星期。
記得這張照片拍於一個陰晴不定的典型臺北天,大安區有風。停紅綠燈時看見旁邊二樓一組心電圖般的老舊鐵欄杆,妳覺得喜歡,打算回研究室之後牽相機出來蹓。人行道上,對著鐵欄杆橫擺豎擺都不十分滿意,便隨意對著五步之外始終對妳警戒的肥貓,按下快門。典型的臺灣騎樓,不太骯髒也絕不乾淨,鐵捲門愛拉不拉、老機車不正不斜地停著,偶爾從門洞裡,走出一個揹著手皺著眉頭的阿伯,歪頭望著妳。


  受朋友戀愛刺激,再加上家裡弟弟是個走廟的狂熱分子,幾家問了姻緣籤,老是差不多的回答,不是「時候未到」、便是「轉頭成空」。果然人在做天在看,不是眼下汲汲營營的,不得抱持僥倖心理(也是某種程度上事不關己,故而問問上意吧呵呵呵)。倒是正在行進的沒什麼岔路也暫且不存在差池,只需要勤勤懇懇作工著,前路也許不明,自有其柳暗花明。
  近日拜見神明,總是差不離的禱辭:在變動的這一年,請保佑我,在需要做決定的所有時候,保有安定、澄澈、清明。諸事穩當、平安。

  學弟有一臺好智慧的多功能體重計,輸入生日身高和性別,站上去測量,即可得到體重BMI體脂和基礎代謝率等各項身體指數高低,然後,依照這些數據,顯示體內年齡。就算知道這些都是統計出來的平均值不可一概而論,看到十八歲這個數字終究有點開心。(尤其對比年輕的孩子們都顯示二十七八三十來歲的時候,由衷得意。嘖。)
  雖然腦中神奇地閃過國中時候埔里信義路邊紅磚牆上寫的一組字──你阿嬤今年十八歲──心知絕非好話卻至今不曉得在罵什麼(?)。看著電影裡志玲姊姊裹在美麗旗袍裡的美好身段,心下惆悵。在被叫喚了幾年妹妹之後不知不覺,對著身旁的新朋友都要自稱姊姊了。嘛,人魚線馬甲線四塊腹肌偶爾六塊(或八塊),姊姊著實不缺呵,就缺得漂亮衣服和好男人了(喝口熱茶)。
  最近總覺得畫風不對,各種意味上的,M型趨勢使我有些人格分裂。

  去了三日內觀,在遙遠的他鄉六龜。遇見烈陽、雷雨,也遇見山花爛漫。
  三日實在短了,卻也不是毫無拾獲。禁語的幾天與自己親切相處,更加想明白了事件主次、得知取捨,也重新燃起了一些動力。而回到現實裡,依舊是如此變動不定的年歲──年輕而不年輕、有些衝動而有些裹足不前。
  願內裡始終保有安靜,不受外面的世界起落。風浪兇猛襲來的時候,記得彼時心中草原,依時序枯榮,葉間珠露微微透著光。


好一段時間沒有進暗房,只能用強大的PS濾鏡小解相思之苦,加光減光sepia留白框什麼的。
同捲底片春節埔里,紅磚牆面圓形洞窗,被鋸短的花臺比例有點兒莫名,上面盛放著恍惚晒著太陽的大弟弟。大逆光,斜影在水泥地面落成畫。「像胡同裡的大媽」,小弟如此說。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