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7日

活該單身



和爸爸媽媽(上篇網誌)同一捲底片,就是上一個快門。埔里黃宅後院茶桌,雨天傍晚。
極其標準的靜物。卻是近半年以來,最讓我感到驚豔的一張照片。


  半夜回到宿舍,聞到艾草淡淡、澀澀的氣味。不曉得是房間位置使然還是鼻子太容易被制約,每當換一塊新氣味的肥皂,總要有一兩週的磨合期──並非使用上的,而是推開公寓大門的剎那,迎面撲來的氣氛,如常或異變的判別──熟悉某個氣味,是很需要時間的啊。而似乎剛剛習慣了這個氣味,肥皂便快用盡,該是要換下一塊的時候了。
  立夏方過,又送走一個節氣,韶光不待。

  上星期難得閑餘,連著兩天夜裡,分別與兩個姊妹晚餐。前一個談戀愛談得山河變色天怒人怨;後一個剛剛適應單身覺得一個人也真不錯。覺得微妙,若是半年一年前見的面,前後者的描述恰恰能夠完全顛倒過來。世事多舛,青黃不接年紀。
  大抵並不全然因為年紀,「階段」也許更切合命題,剛好不上也不下,這個時候做下的所有決定都將影響未來五年乃至十年的軌跡重心。生命是有時效性的,身體和精力也是有時效性的,所以更需要被計畫。然而現在佔滿我不留空隙的,那些作為與實現,不是不附帶期望和願景,只是更需要腳踏實地,成就不成就,倒都是後來的事情。後來的評價,也或許並不重要吧,但求無愧於心,不悔而已。說起來,因此決然地切分了要與不要,真真是十分任性了。
  在快速行走的時候非得獨身不可,顧不及他人。與其說是體能的訓練,更多磨礫心念的成份。
  摸索了好一段時間,如今在各個生活單位中將將平衡,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可喜可賀。

  去鶯歌陶瓷工廠的路上,兩棵桑樹結實累累,一個阿伯坐在路邊看著兩個阿姨全副武裝採桑椹,大樂扣裡紫紅青紅繽紛。我不趕時間,於是停下步伐,問曰:阿姨阿姨,妳們桑椹要做什麼啊?浸酒嗎?我埔里老家的桑椹現在也該是盛產時候了吧。
  旁邊的阿伯說:直接吃吧。打成果醬也可以吼,冰淇淋的淋醬什麼的。
  阿姨問了:妹妹啊妳們家都怎麼處理呢?
  我說:太多吃不完就熬成果醬吧,媽媽之前跟我說,加一些浸醋過後的檸檬渣一起熬,也很不錯……

  人生老是這樣子呵,從命題者又重新繞回答題者,迴還反覆,莫衷一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