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9日

人事



Kodak Tri-X 400(新莊麗來沖掃),埔里帝母廟,善男信女系列


  日子過得太緊湊也太糊塗,今早醒來發現月事來了──回過頭盤查日誌,發現竟然不早不晚,只是壓根兒忘了。大晴大雨,白日的黃花阿婆勒,夜半的玉蘭花香。連回老家都像在打仗,約會一個接一個。總是睡不過八小時,在客居處多待上半天就覺得負疚,好像非得往外跑不可,事情永遠做不完,腳不沾地飄這兒飄那兒去。炎炎六月阿,暑氣蒸騰。
  還是不能免俗地痛著,子宮痙攣,活該休息不夠。也好,我想著,前幾日冒出頭的痘痘、略略水腫和無端疲倦軟弱,都有所解釋了。女人永遠要比男人更需要照顧自己,也就是代謝吧,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總是要在痛中學習示弱,偶爾嚴重到不良於行蜷縮顫抖,面子裡子過去未來都只能拋棄了不管不顧,那等痛後如露水沾身、凝視曙光那樣覺得無所不能,彷若新生。

  畢業季,變動季,一邊選定岔路前行卻也仍暗自擔憂著。孔明廟文武廟行天宮,未必是多麼虔誠的信徒,卻真喜歡那種徬徨而安定的矛盾氣氛,不管匯入其中或者抽身其外都很有趣。很多疑而不決可以抽籤占卜,但無論命運如何,走著的還是得走著,執迷不悟者十有八九。
  盲目奔走著,又有好幾天不曾靜下心緒書寫,各處籤詩倒是貼滿了日記。

  沒特別想說什麼,近日感想雜亂紛呈。便就是記錄今日工作中的生理痛吧。
  就像蝶要破蛹、蛇要蛻皮,峰迴路轉的痛,是成長的過程。人哪,即便再多麼自以為靈性高等,畢竟超脫不出肉身。
  也許,存在已經是永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