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7日

不曾書寫的夏天


搏了這麼久的感情,小杯子們的量產終於開始有進度了(泛淚)。
難得帶了沈重的5D II出門,於鶯歌玖益陶瓷工廠。


【親愛的您,請留言】

某天因為工作需要,翻出了這本堪稱黑歷史的隨寫集,竟耐著性子把ai編輯檔調整更新了一遍。覺得腦死。並非工作龐大無法負擔,而是恥度破表,現在的我完完全全感同身受無能,甚至難以正視。微妙。究竟成長了嗎?還就是,已經遠離了情情愛愛的世界觀(聽起來很宏大的樣子)。

臺式言情或草根鄉土劇,還在生活周圍無聲上演,那等腳本劇情著實貼近人心。在想,大約也就是臺灣給人的直接感受吧,熱情、溫暖,也許帶點夢幻的不切實際。足夠煽情。
工廠裡的阿姨跟阿姨說:「這麼骨力,誰娶到這個查某囡仔(指我),是真有福氣。」
我面上羞澀地笑笑,心說阿姨您真是視人不清(小歎氣)。

那天同桌吃飯,對上雙眼幾次,無所感。渾然不能預見呵,我還是那個曾經以為沉浸於情愛不可自拔的我嗎。不想念那個你,也不想念那個我,時間是一切的刀斬。光陰不待,嶄新嶄新。就像一篇連載了十年卻還是大學生時代的羅曼史,原先覺得要尊稱哥哥姊姊的,都得喚作弟弟妹妹了。有點殘酷。

為過去作了結的,為未來作準備的。
這樣一個夏天,我幾乎不曾書寫。

2 則留言:

Bbw 提到...

人性回來了

letterofcat 提到...

唉,大概是無暇管人性不人性了
語無倫次也是一種自然(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