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9日

仲秋前後


Patan Dubar Square, Kathmandu Valley, Nepal
生活中的世界遺產,煎餅店或就民宅一角,傍晚的光使影像飽和
Agfa vista400,第二次轉機為底片解釋半天仍被整組放入射線掃描,剩下幾次便懶得掙扎了






  異國的風景,或許總帶著那麼一點出離。而實際上,行前行後,兩個月以來被工作堆疊了三四層的似乎都不是我該有的生活原貌。
  不曾讀書、不曾不帶目的地書寫,不曾下鶯歌與阿姨們嘮嗑也不曾好好處理任何一段關係,我真的很懷疑未來一個月以後就能夠找得回來嗎?生活原貌什麼的。總覺得待解決的雜事就像滾雪球,勾除一件還能順籐摸瓜地牽拖上三四件,暗無天日。所有經手都可以被替代,虛幻的項目與浮動的真誠,找不到自己的價值。有的時候,真不是做得來做不來的問題對嗎,我樂意成為一個積極上進自信擔當的人群中的一員,但更多時候還應該是單獨的個體──個體時間才能使我保有思考的能力阿親愛的。說真的有點害怕了,感覺會被蠶食。
  中秋連假,睡掉一整個晴天、用雨天到遠方拜訪朋友,瑜珈課後久違的陽性自我練習。水腫也沒關係,穿得很隨便也沒關係,不過還是太滿。又不得不滿。
  真該好好想想短時間內的人生規劃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