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

沾衣欲溼


-
臺北晴晴雨雨,我亦在虛幻與現實間不能定。

-
第二個怒穿旗袍的上班日,
選了低領連肩無袖的長旗袍,墨橄欖的交織花草非常美麗。

-
颱風前後,窗外飄進來的風有熟悉或不熟悉的洗衣精味道。

-
頻率低很多的南北向火車與長途公路行,窗外河谷又是一水兒白芒花。

-
一切皆在螢幕折返間,
感覺無可奈何。

-
想一手抓財富一手抓和平,
未免太貪心。

-
花樣年華。


-
Kantipur Temple House,
Thamel, Kathmandu, Nepal.

Agfa vista40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