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0日

沒有全然的陰,亦無完整的陽




Kathmandu Valley, Nepal, Sep. 2016
Agfa vista400, 底片斷裂手工回捲的自然漏光, 八德福馨沖掃


  第三件旗袍的上班日,六分裝袖小立領小盤扣長及踝低岔的端莊款,依舊是綠色系棉麻。輔一個流蘇吊墜。
  一個國際研討會與一個晚宴,依舊是擔憂比實際做得多。慌慌張張地奔走,像不知所謂脫了隊伍的螻蟻。

  因為肉體和思慮是如此沈重啊,才真正對比了那些觀點和情態的輕。
  世事陰陽相生,此消彼長。

  需要放空吧大概。心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