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29日

早春的天,尚有一點寒



丁酉年春節天候不穩,茶花仍是開得茂盛,大抵埔里群山環繞地靈人傑,空污尚不影響農作
黃宅後院,第三年的落地單瓣小茶花,PAN 400 B/W,八德福馨沖掃


  難得不是被鬧鐘喚醒。晨起情慾漲潮什麼的。
  每個女人都是自己的河啊,流速或者急或者緩,哪個河段下了暴雨,哪裡正在乾旱,月亮盈虧或者日夜交換,讀了什麼想起誰,穿哪件衣服覺得自己好美心情不錯。

  情慾不是性慾噢,更難搞一點。不是誰都可以也不是做什麼能簡單消解。
  就是很軟很柔地不時搔搔妳,深夜或是矇矇亮的天色裡,像露水沾覆樹梢的葉,偶爾聚為水珠,不堪承重才真正落下。大部分時候就只是存在而已。隱晦且形而上地,標誌著寂寞。

  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