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日

那棵印度紫檀

  送別了叁月,今天很忙。

  小空檔,捧一杯熱開水,到庭院裡散步。楊桃、石榴、桂花樹。有一棵紫檀,旁枝雜亂漫生,零星的綠葉在風裡顫著。高聳、張揚,非常做自己。
  我仰望它的轉折,在陰翳灰白的臺北天空中,像劃破宣紙的乾枯飛白,毫不掩飾。一棵樹能自得如此,無比羨慕,有點嫉妒。
  (我誠實於我的平凡,卻老讓人說很裝。)

  身體疲倦到意識飄離的時候,特別感覺脆弱。風吹了氣虛,天冷了心寒。緊湊而逐利的日子,得一點浮生、一些呼嘯而過的夢自耳邊經過,萬分奢侈。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