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7日

臺北人



還會陪我一陣子的桌面,陽光下懶腰的天香不大嬌豔有點逗趣
貳月埔里,X-tra400,八德福馨

  覺得有點嫌棄,關於等待。穿行擁擠人潮,覺得群眾流動遲緩。單身久了就會覺得那些結伴而行的人,走得格外慢。
  步伐快的時候反而等閒,動態冥想的概念:經過的都是雲煙,專心想著哪幅畫面一束陽光塵埃盡落,哪年舊事有位故友湮逝無痕,哪首歌的某一句詞十分感傷,或者動人。(哪個帥哥睜著他深情的眼睛一把低沈的嗓子說著冷幽默的廣告標語:「世界越快,心則慢。」)永遠都在進行微不足道的拉扯,或許因為思鄉。
  即便所有人都以為我活得如同這個城市包容而廣闊,終究是個薄情也空洞的蜉蝣。棲身於臺北薄薄的水面,沉不得、飛不得。異鄉人。
  踩著無人理解的舞步,書寫密密麻麻的天啟,在環狀的鐵欄杆走廊走了一圈又一圈,快的或刻意慢的,行走以外或其本身。因為存有空,有所缺憾,才得圓滿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