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9日

春困



今年埔里房間窗前的梅子結得不甚好,遮天蔽日的茂密葉間稀稀落落的
老梅盆栽,埔里黃宅後院,久遠的春節,PAN 400 B/W,八德福馨沖掃


  水逆前的春天。春睏春困,各種睡不飽,情事囹圄。
  天氣不定內分泌理直氣壯混亂,賀爾蒙失調什麼的。(聽聞遠方誰又訂婚誰又結婚誰試著婚,適婚年齡是吧,這些離我真遙遠。)想談戀愛,然而鮮肉有點太多有點太膩,深覺事務多重歲月實沉。
  大歎曰:人生阿。

  學著喝普洱,練習左手執壺,開始懂得那種沉澱後來的甘甜,是有點顛簸的靜寂。老靈魂這個詞,著實被濫用了──誰不是在他們的年紀花著他們的時間,做著他們投入的事情呢──不過是,道不同不相為謀罷了。請妳,持續抱持自我批判、對人生有方向、對生活有感覺。知道自己為了什麼庸庸碌碌,隨時為生命重要的事項排序,按部就班。
  日暮時分,海洋廣場奔跑的其中一個孩子,T-shirt上寫著:「Never Grow Up」。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