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日

2017 遲到了

粉筆字跡在爐上,有點可愛。鄭四隆茶莊炒青處向晚。
易武鄉,勐臘縣,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中國大陸。
Canon EOS 5D II,久久沒帶出場的工作用大相機,雲南十日可謂形影不離。


  回來頗有一點現代社會適應不良,心還飄著,茶地裡毒蚊子叮的小包包也還紅腫著。卻也好像無縫接軌地按部就班了,目送一班趕不上的國道客運,我想著。這個城市啊,多少人沉沉浮浮。
  與勞動節無關的勞工,一樣的日常:星期一早七點的瑜珈晨練,難為不上班還來跟課的好學生;同樣的軌跡城南城北,瑣事依舊;同樣幾首聽爛的歌裡寂寞、激昂,或感同身受。我想我大概草根性很重,在哪裡都可以活得好好的,不管作為或者不作為。

  16還15年呢,雲南身在熱帶雨林卻下了雪,茶芽瑟瑟縮縮愛發不發。2017啊暖冬、寒春,什麼都晚,生長週期和慾望一樣各種異常。頭春鮮葉物稀為貴地賣了好高價錢,雨水不足,二春遲遲未發,晚春都要入夏了。五月呵五月。
  馬上就要立夏了吶,這週五。


剛從茶地回來的鮮葉。二土家的茶葉初製所,班章老寨,勐海縣,西雙版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