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

在山泉水清


舊牆上的老水龍頭。
易武鄉茶馬古道邊。
西雙版納,中國。


最近嚴重地感覺乾枯,像離雨季很遠的河床。老覺得書讀太少,日子太毛躁,沒有那種曲高和寡的餘裕來唬人,甚至提不起書寫的興趣。詩詞歌賦忘得差不多,偽文人作真俗人。
朋友說,沒有才學,至少還有點氣質可以裝一下嘛。反正職場上有形象就夠了,誰管妳表裡如一。
話是不太中聽,卻無比切題。人總是會為自己尋求各式各樣的藉口,反正不需要嘛也就不必多加充實。
學年末,離自由是不遠了,既然發現知識貧乏,就慢慢撿起來練練吧。畢竟我對自由的定義,缺少不了文本累積。不能空口說白話啊,我之所以能講,必定源自我所做的功課為人所不能。(說的更難聽一點──滿大街不學無術的人,憑什麼有人選擇對妳買單呢。)

生活好像也就是這樣:有好有壞,灑脫有之、鬱結有之,激越與平淡共存。深深淺淺,不清透也稱不上混濁。
在山泉水清,出山泉水濁。何處是妳的山,何處方為上游,請務必時時刻刻耳提面命自己,不得背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