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8日

滲水的季節




給新人的禮物。臺灣大學行政大樓一樓往二樓,被遺忘的超美麗角落。
那天天空不藍,不過天氣不錯。
(仍舊使用我偏好的色溫6000K真是非常任性。Canon 5D II。Ps小調。)

  好吧必須說,從參加那天的婚禮開始,一切就很不對勁。很難判斷究竟是那麼多人的場合使我心亂,還就是思慮過剩加之暑氣蒸騰,燥感。
  梅雨遲來了,在過了國曆五月以後。好似聽誰說今年農曆閏六月,不曉得是否與遲來的季節有所關聯。
  連日氤雨,地滑人浮躁,非得上下班流入車水馬龍的時候特別明顯。畢竟是南城北城往返地奔走,立夏之後,「城市的氣」特別混雜,牛鬼蛇神漫向八荒九垓,一夜魚龍舞。某天上班的時候機車手煞在白線上打了滑,幸而速度不快,小小摔了車,幾個小關節擦破了丁點皮。卻是真真驚嚇到了,延續至今仍未稍減。每當再次穿起雨衣帶上安全帽踏入雨中,都感到風蕭蕭兮易水寒,彷若凝視滔滔江水的彼岸,猶豫著渡不渡河。

  然而對於死亡恐懼是對於生存祈求的鏡子,大約也是好事。近日常常感覺生無可戀:曾經放在心尖尖上的親人朋友們都往外走或擁有他們各自的小生活,即便不是離了心,短時間內大概也不會回來;日復一日重複著誰做都可以沒有鑒別低感度的行政,想做也該做的設計只能無限擱淺,嚴重喪失價值;被紫微老師斷言曰個性太倔如此這般,此生份薄緣慳。加之學年末的各種核銷結案生理期情緒低潮例行趕課趕場什麼的,真的很要命。雖然還是表現得談笑風生,很久沒有這種覺得撐不住的感覺了其實。好像失去了支點,團團轉得不知方向。
  我知道我快要自由了啊,就快了。但也真的太久太久,不曾有內容地書寫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