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30日

長亭


野柳地質公園,新北市萬里區。
研討會過去了的上班日,翹了凝聚「共識」的老鼠會議,僅剩的一點時間,約著去找「不東方」,這天的主題是海。神助的好運氣,租了輛性能優良的小車台北到基隆、基隆往金山淡水,北海岸的非假日一水兒天高海闊白雲綠植,空空曠曠。

  前些日子身體有恙,幾個併發的健康事件幾乎影響了高強度的日常生活,覺得似乎死了一次。然後重生,以一種初生的柔軟心態重新檢視,很高興老早該斷的正職將在一個月後結束,想給自己放個不大長的假,去離開這個太穩定的環境。
  自從就職三個月後表達了去意,剩下的時間真的就是撐,太消磨意志。或許其他部位有活水可以流動,我所在的位置卻老是覆蓋一層表面的善意,為了工作的順利進行不特別鞭策也不會真正表達批評。低感、替代性強,即便有一點點的設計意圖想要實現,報酬不對等。我需要更豐富的生活面貌,或至少一些惡意,哪怕它的本質是想要革新的善良。

  舒老爺今晚的飛機,倫敦的弟弟明天動身搬往曼城,北京的夥伴明天小聚之後又將各奔東西,這段日子許多人畢業結婚或者懷孕。是個變動的夏天啊,送往迎來,此起彼落。
  在冷氣房裡聽涼如冷泉的佛讚。以一種消極的姿態,哀悼即將離我而去的更多的青春。
  惟願掛心的人們,諸事順心、健康平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