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

胡同


好了,就這樣了。只是想在今天寫些什麼以司紀念,很無謂也無妨。

該留的留了,該銷燬的銷燬,該說沒說的若是壞話,忍住了當下便也是言盡了。我已經足夠誠實,並且因為誠實也足夠銳利迫人,該鳥盡弓藏了。
年紀越長就越要學會知道什麼是當斷則斷,別拖泥帶水太多。 太多就不乾淨了,我一向反感自己狼狽的。
別總是期待別人能夠以妳的方式活著,不管輕鬆或是辛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調也未必需要對妳負責。當然我也想再次對妳說,別多管閒事了。有些局進了就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脫身,即便妳知道不該待在此處也會因為各種人情事故拖著互相耽誤。時機很重要,有時候拒絕也很重要。

若尚有一些承諾繼續完成的未結案,也必然是我自願並且確實有所企圖的。至於那些交互的、雜碎的人事、關係和庶務,且容代謝吧。
我慢走,拜託誰都別送。誤入歧路太久,總該迷途知返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