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0日

逆行



Canon EOS 5D Mark II,EF24-105mm f/4L IS USM。
直升機上的大洋路,The Great Ocean Road/ Victoria/ Australia。

  回了。
  用力地,刷去旅行中交通工具和人們頻繁交錯、摩肩擦踵,一種動物性質的、沈澱又發酵了的黏膩氣味。大大裸睡一覺醒來,累積太久的疲憊仍然如影隨形。

  去感受一塊更大的土地,見識別人的同居生活,用不甚熟稔的語言交談,以一捲一捲彩色或黑白的底片數日子。南半球溫帶分明而倒反的季節著實讓身體適應了一會,剛剛調整成適合生存的狀態,歸期將至。
  頭幾天就壞了底片機,走訪幾家商店,毅然決然收了看起來很像贓機卻已被妥善整理過的PENTAX MX,小小一隻適合小手,搭載街拍方便的1:3.5/ 28mm。即便不是熟悉的寵物,牽著相機出門還是比較安心的,按下的快門不問結果,留下多少便是多少了。總歸消耗一些底片,製造片段專注與空白。

  還就是心態問題。嘴裡說著度假,身在飛程十個小時遠,仍舊乘著無所不在的電子郵件,把工作排到十二月。
  認真覺得需要把工作和生活分開、把論文和工作分開,把自己和人群分開。實在太久沒有好好讀書,語言粗俗蒼白,文字筆觸陌生。遠方的弟弟說現在是綜藝時代,速食男女光影斑斕,不作興緩慢冗長的感情積澱也不作興復古。我突然有點慌。
  約定去喝咖啡抽水煙前的小空檔,走進Lt Bourke St街口的中國書店,繞過告示維修中的電梯,往上走兩樓,一些紅色革命書籍擺在門外。推門而入,溫暖的空氣和拉丁字母撲面而來。中藥醫學和中文作家的譯本在前,往裡走才有更多方塊字。少有繁體,許多耳熟能詳的台灣作家亦有簡體版本。多數書籍被封在膠膜裡,像被擺放的文物,宏揚某個光輝歷史。抽出從來沒有讀完的文化苦旅,發現余老先生為後來的版本更新了篇章,一個關乎墓地的段落引用概念曰:由於回憶的迂迴艱澀,我們需要更多的停頓(去沉著立場或轉換角度)。老先生於是坐下來享受陽光一會,對墓地裡曾經的親友或敵人分別致辭告解。
  被莫須有的責任壓制著,在極端的擺爛和積極中存亡。好一段時間沒辦法對自己清楚定義了,隨波逐流或特立獨行都不是什麼大問題,現世安穩不虞匱乏,卻不曉得在追求什麼,對一切看不慣又沒辦法裝作看不見。日子好似就是日程上的項目,任務的來去。流過來又流過去,大家都好好的,都在自己的舒適圈內。

  即將回到現實一會。雖然尚在厭世。
  下一次休假我要去一個可以裸體的一個人的島,帶一些書,紙和筆。不帶手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