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21日

乍寒又暖


Agfa CT100/ cross-processed, Brunswick St., Carlton North, VIC, Australia
這張照片微妙地被稱讚了,構圖部分(?!)...是女性主義什麼的嗎。臺北八德福馨沖掃。

  不滿十歲時候的大地震,轉眼就滿十八週年了。在此之間,經過了多少事,誰離開了誰還演著。
  遠方聚首,不太熟悉的老同學對我說,妳大概是女生裡頭難得適合叼菸的角色。我說啊不過我從來沒有試過喲,氣管實在生得太差。今天拿出新的太陽眼鏡戴上時,突然想到這個不久前的小插曲,想大概是我行我素慣了,做什麼都不讓人意外。一回生二回熟的天性使然,好比旗袍,穿著侷促了一次兩次三次,接下來就無所謂了,管它生理期的水腫,或是不小心吃得太肥。是我穿衣服呢吧,不是它穿我。什麼樣的妝束、多厲害的座駕,語言或表情,不過都是劇情需要,角色扮相呵。編劇的老天寬鬆地導,我只管演,生澀或熟稔都只是過程,反正看沒人看都還是得演。即便身無寸縷,我仍就是那個我,裡子要多於面子,在意的人自然留意、不在意的也抓不住什麼。(況且裸體的我,約莫更自在一些。)偶爾的偶爾,有金主加注、看客吹捧、夥計逢場作伴,然而還都是過程。習慣了單身狀態大概就是這樣,離了誰不能活呢。多讀書多充實吧,幾番摧殘,久久養來的裡子都要被掏空了。
  臉書連到心理測驗,形容我的三個詞:霸氣、獨立、女漢子,(雖然重按一次就跳一組新的答案一點誠意沒有,不過這個)我很滿意(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