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她跳著她的舞


她跳著她的舞,在她的框裡轉著圈。
Lemon Grass 泰國餐廳,Lygon St. 墨爾本,澳大利亞。
Agfa vista400,臺北八德福馨巨崴沖掃。

  年底了,有點無所建樹地慌。好像今年沒什麼特別拿得出手的事蹟,可供茶餘飯後笑談。
  沒有排定工作的日子,在客居處躺屍,任憑時光飛逝,聽風聽雨,聽遙遠的鋼琴反覆練習小奏鳴曲,老卡在第三四個樂句又重頭來過。基本功絕對必要,像小時候不多掙扎就只想更好更好筆直筆直前進的那種信念,現在是很少抱持了。容易不耐煩,好像沒有立即的產值就不多花費時間精力去積累。城市生活是這樣的,資訊來來往往,總是有更好的,無法成為最好就只能追求消耗,廉價而容易被取代。
  不過,有了更好的成就也大概就是濃縮成兩三分鐘的談資,或是自我推銷時技巧性凸顯的話術。自顧不暇時候,誰又在意誰的故事呢。(我應該為我的偏激道歉。)

  現世安穩啊,不破壞距離其實相對更輕鬆:不用過於掛心、不太悲傷,也不會狂喜。
   不曉得為什麼最近老看到一個不太親民的形容詞:「斷捨離」,據說是個試圖將繁瑣生活簡化的態度。 狷介如我其實覺得此詞被濫用如「老靈魂」、「文青」等令人髮指,不過仍然可以借用一下這個概念。在這個青黃不接不上不下的年紀,我的斷捨離大多實現在人情事故上了──走了的留不住、想來的也擋不了,感情深不深是另一回事,命運有它自己的軌跡,由不得我選擇,捨不得放不下也就是徒增難受罷了。誰都顧不上為誰做決定,因著誰也無法對他人的決定負責,想念了見個面聊個天也就滿足了,誰的路都還是得分道揚鑣各自走。
  ──與此相較,反倒更惜物了。大抵物件更能握在手裡陪在身邊更久一點,不似人心無常,見異思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