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非黑即白

楓葉盡落,松柏長青。初秋的後院茶桌樹欲靜而風不止,埔里黃宅。
Kodak Tri-X400, 120 mamiya RB67,新莊麗來沖掃

  雨夜裡桂花的冷香漸淡,幾場雨幾波季風,這個才剛磨刀霍霍的秋天就這麼過了。年末的日子不知所云,難以揉捏一個適切的度。天氣有點亂,生理時鐘有點混,分明自詡身體覺察者的角色,卻對自己疏於照看,缺乏有效自我練習、和敲打修繕。
  這幾年裡,當我幾乎忘記了擁抱的溫度以後,變得比較耐寒了。那些騎機車的冷風襲面、太冷不想出門宅著的若干抱怨,都是應景的社交、嘴上說說罷了。有點寂寞,跟感情生活沒有關係的那一種。不曉得是不是越來越難與自己好好相處,自我價值感薄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