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0日

最好的生活


落腳民宿的幾門之外,門裡有草原。南山,金門縣
fuji X-tra400,臺北福馨巨崴沖掃


  突然想聽無與倫比的美麗,在久久約一次的姊妹午餐之後。道了別,走在中正區不大熟悉的街頭,想著,上次走在這裡,這麼毫無芥蒂地,該是離現在快要十年了。不特意想起來的話經過也就經過了吧,日常延著原軌跡,被我們流水消耗著。這個城市其實處處有回憶啊,關於你的、他的,或捨棄了這裡的人們。

  乾兒子前兩天出生了,一直期待他成為下一個水瓶座的──理想豐滿而現實總是骨感且巧合得令人失笑──不過即便是個小摩羯,我也會不吝嗇地愛他(笑)。辛苦了親愛的閨密,願你們和樂安康。

2018年1月5日

歲初歲末

在草一方 第一〇二卷 / 花見 其二
絹板自印,壓克力顏料 PANTONE P71-9U,渲染手工厚紙:廣興紙廠

  午時出門,難得在細雨中走了一會。經過車水馬龍的傳統市場,看見屋簷上踅過一隻成年胖黑貓:閑適的、不理睬的、施施然的樣子。好像底下爾般愚民皆飽食終日隨波逐流,唯我自在如是,過耳不聞、過眼不見。
  頓覺近日所有對於過去的盤點和成就認證、對於未來的規劃和事項條列,宛如雲煙。其實沒有必要如此兢兢業業風聲鶴唳的對嗎,都快要忘記如何生活了呀,非關工作休息吃飯家務的那些。小日子:無所事事的、獨處的、善感的、僻靜的、情思飄渺的(以及如此這般相類的幾百個形容詞)。
  明明想過著腳不沾地雲端扶搖的散漫人生,卻老是往泥潭裡沉,越活越回去。總覺得啊人情牽扯太多,來年事事釐清,是時候該離開這個城市了。

2018年1月1日

日常依舊


所以說究竟看見什麼了呢。丁酉夏末的日月潭文武廟,南投縣魚池鄉。
fuji X-tra400,八德福馨沖掃。

  睡了個好覺,晨起一樣瑜珈早課。想著第一日唄,迎著晨間的霧霾,反覆拜日迎新。
  課後學生問起關於進修,我說,都是緣份啊:合則來、不合則去,有衝動也能放下其他就做吧、仍有罣礙便再放著,反正該是你的就會是你的──不要急、也沒有必要等,就好像婚姻,哪天不小心天時地利人和了,就水到渠成。
  有時侯覺得想得這麼開也是挺虛幻的,遊戲人間感。不過誰不是一天一天如此這般,有為有守、患失患得、揮揮衣袖或緊緊牙關,或許不如意事真真十有八九,其中也總有自己格外珍惜的。盤點一年作為,新舊交界處尤其,光影明暗不定。
   明天又要收假了,臺北市的街頭又會熱鬧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