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0日

最好的生活


落腳民宿的幾門之外,門裡有草原。南山,金門縣
fuji X-tra400,臺北福馨巨崴沖掃


  突然想聽無與倫比的美麗,在久久約一次的姊妹午餐之後。道了別,走在中正區不大熟悉的街頭,想著,上次走在這裡,這麼毫無芥蒂地,該是離現在快要十年了。不特意想起來的話經過也就經過了吧,日常延著原軌跡,被我們流水消耗著。這個城市其實處處有回憶啊,關於你的、他的,或捨棄了這裡的人們。

  乾兒子前兩天出生了,一直期待他成為下一個水瓶座的──理想豐滿而現實總是骨感且巧合得令人失笑──不過即便是個小摩羯,我也會不吝嗇地愛他(笑)。辛苦了親愛的閨密,願你們和樂安康。

  陸續送出歲末年初的濫情小卡片,雖然每張都飽含著很滿的心意,但列完名單寫完的同時也就放下了。我想我大概畢生擺脫不了矛盾:既長情又無情、既灑脫又執念,像各種生命不可承受之輕。朋友看著落款的日期說,啊,又快要是你的生日了齁。一想好像是,又想,嗯應該仍是如此乏善可陳的一如平常,如此已經足夠好。
  不小心就著不久之後短程的未來藍圖描了太長時間,線都糊了,卻也知道在論文結束畢業定向以前,一切都是鏡花水月,現在有現在應當完成的事情。坐這山望那山雖然是個壞習慣,於我而言又好像很必要。
  有人說最好的愛情就是你我一起在這個時空裡遇見,你做著你的事,我專注我的,但我們都知道彼此在身邊,各有各的世界,世界與世界比鄰。我能想像最好的生活是什麼樣子呢?十天裡只有兩天需要與外人打交道;在我自己的域裡自在赤裸著;穿上衣服走出去的時候恰如其分;擁有一個可以始終仰視的人或方向;不用賴人鼻息活著……也許不得不身在水泥迷宮的窒礙裡,但心中有草原、有連綿的山稜、與一望無際的星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