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日

北漂


祂在微光裡笑著。
松云草堂,臺北。

  貳月了,跨過了一個看不見的藍血月、一個微不足道的生日,和幾個不大不小的坎:生日前兩日,使用了五年有餘的研究室還給學校;生日後兩日,排課了兩年有餘的小教室最後營業日,可以總結為片面流離失所。然而變動大抵不是壞事,端如何看待罷了。
  是誤把他鄉作歸途了呵,涉入太深、得失過重,暈頭轉向喏。須知眼界越廣世界越大,人便越小,那些紊亂的線難解的結,本不是一己之力可以處決。看祂幾番出世入世自度度人,也不過眼觀鼻、鼻觀心,半闔著眼,知曉一切也放掉一切。偶爾沒法自我消磨,去走走廟凝視祂們,覺萬事如煙;漂浮如此,大概也只能把持心念安定了。
  臺北居,大不易。二十八歲的來年應也是流水年華──有所拼搏、亦有波折。感念天地萬物照拂,感謝人情因緣看顧,願常保平等心、出離心,載浮載沉裡神思清明。
  誰都不容易啊(不知為何真的很想大大大大歎一口氣)。祝我生日快樂,歲歲平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