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7日

紊亂生活註腳


金水國小,金門水頭
Agfa vista400,八德福馨沖掃


  出門時值天龍小學校放學,一個個駝著書包的小獸群集又分散。有豢養人來去接送,也有小獸獨自回家。雖然壓著重物,看起來好快樂。
  過驚蟄,春雨時而。滿樹的桃色山櫻在兩週內替換了綠芽,粉色的吉野櫻花葉交錯。學校建築物前兩棵,買飯路上一二三棵。
  前日遙遠的南方,閨蜜先生和乾兒子三口替我家鄉的老父母親送滿月油飯。媽媽在家庭群組大讚小娃,說神情篤定好吃好睡;弟弟則表示小娃皺眉的樣子有點厭世。
  我在我的臺北生活裡,覺得太缺愛。日日數著何事未全有點慌,日日無進展,論文大業維艱。
  妄入的茶會,主人說了許多,竟然只記得這一句:「造夢中佛寺,建水月道場。」想成為一個有學問的人,雖然這個概念實在抽象。

  不論生活如何紊亂,表面還就人模人樣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