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20日

脫軌、有序的與出格的



放久了的底片在相機裡被忘記的人猛然打開片匣,紅杏枝頭過曝,是今年春節茶花。
Kodak Portra160,八德福馨沖掃。

  月經神色厭厭,睡再多也還累。從鶯歌北行,火車行至山佳與南樹林間,溼溼的鐵軌錯縱,天色冷淡,漫生一種古早的詩意情懷。關於土地、人情,或其他。
  上個週間和久久不見的大學同學晚餐,聽那些盪氣迴腸的描述,飽含生命力地、辛勤地勞作事蹟。是如此吧這個年紀,大約定向了:是喜歡大雨磅礡乘風破浪;還是青燈黃卷悶頭讀書;或孟母三遷相夫教子,的生活。
  室友兼房東催我整理房間,說得很委婉,說她想替公寓兩間雅房換新的系統櫃,是不是要把堆放很久的書呀雜物呀出清一下。我覺得慚愧,又無可奈何。應該會想要趁著不久後搬家的機會好好收拾一下,舊事實在瑣碎,睹物思情又實在無益於當下生活。耐不得煩阿現在,把用不到的書打包寄回埔里,大約就是極限了。失序的不想動,便留待翻篇,大約也只能這樣子。
  弟弟說歷來戊戌都是變動年,非得好好拼搏,之後上的則扶搖直向;下的也許就一蹶不振啦。聽起來有點決斷,姑且參考一下囉,神鬼命運莫衷一是。沒事聽聽宋冬野,雖然有點恥也有點真實,會被率性的人生觀療癒。


沒有留言: